反垄断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反垄断

英国监管机构对苹果公司展开反垄断调查

该机构将调查苹果是否通过其App Store对应用市场“卡脖子”、是否滥用其作为iPhone移动服务看门人的地位。
2天前

平台经济反垄断立法,如何遏制资本无序扩张?

陈建奇:平台经济特殊性决定了资本扩张的重要作用,但资本介入如能促进其健康快速发展,为什么要去管制呢?应以个性化约束性机制为抓手。
2021年2月10日

中国打算如何监管金融科技行业?

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金融科技在本质上仍然是金融,监管需要强调公司的实质而不是形式,在资本扩张、创新和公共利益之间取得平衡。
2021年1月27日

中国央行新规剑指蚂蚁集团

尽管近日的露面似乎表明马云本人并未面临法律上的麻烦,但中国央行的新规却表明,针对他两家旗舰公司的监管行动正在推进。
2021年1月22日

反垄断、科技巨头和中美竞争

刘裘蒂:2021年将见证中美两国政府在科技竞争和巨头垄断之间试图取得平衡,但这会迫使互联网业界重新洗牌吗?
2021年1月21日

平台反垄断:回到基本面

许可:平台反垄断应将重点放在“限制自由进入市场”之上,既要反在位企业排除后来者的市场垄断,又要反行政力量限制后来者的行政垄断。
2021年1月13日

互联网反垄断的欧洲版本是怎么样的?

张冬方:来自美国的四大科技巨头谷歌、苹果、脸书和亚马逊雷打不动地统领着欧洲大陆,无论税收,数据保护,还是竞争生态,无不让欧盟头疼。
2021年1月4日

中国计划对蚂蚁集团实施“整改”

将蚂蚁集团置于更严密控制之下的计划正在加速推进,知情人士称,该集团消费贷款等业务将被拆分入一家新的金融控股公司。
2020年12月31日

反垄断、全球化与内卷化

胡月晓:反垄断并非反对资本集中和企业规模的扩大;当出现限制竞争、赢者通吃、价格歧视等非规范竞争行为时,反垄断监管必然要走上前台。
2020年12月29日

反垄断之刃挥向阿里,释放什么信号?

闫曼:监管机构直接指出调查的目的就是阿里的“二选一”。除了身处漩涡中的阿里,只怕滴滴和美团也在瑟瑟发抖。
2020年12月28日

新兴搜索引擎初创企业向谷歌发起挑战

You.com和Mojeek这两家打造新搜索引擎的企业希望,不断加大的监管压力最终会扭转谷歌长达20年的市场主导地位。
2020年12月28日

中国监管机构对阿里巴巴展开反垄断调查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周四宣布,对阿里巴巴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央行等监管机构也表示,将对蚂蚁集团进行督促指导。
2020年12月24日

中国经济发展要依靠“独角兽”还是“斑马”?

梁海明、洪为民、洪雯:中国未来要推动新基建发展,并通过需求侧改革以激发并提升内需潜力,那么市场是否还要继续追捧“独角兽”?
2020年12月17日

反垄断势在必行,也应避免被情绪化舆论裹挟

刘远举:电商、电子邮件、数码相机、网约车、微信公号,每个新事物背后都有某个行业的一片哀嚎。那么该禁掉他们吗?
2020年12月15日

美国反垄断诉讼意图拆分Facebook

如果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各州总检察长能使法庭相信Facebook被控的反竞争行为损害市场,默认的解决方案就是拆分该公司。
2020年12月11日

美国起诉Facebook多年滥用垄断力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46个州对Facebook提起反垄断诉讼,指控该公司破坏竞争,并要求对其实施惩罚措施,包括强制剥离Instagram和WhatsApp。
2020年12月10日

蚂蚁事件标志着对科技巨头的遏制已经“全球化”

沙克:强大的数据驱动型公司对各国政府自身的地位构成越来越大的挑战。遏制大型科技公司的意愿已经蔓延至全球。
2020年12月2日

中国科技巨头引发北京不满

在多年允许阿里巴巴、腾讯等公司在不受重大干预的情况下自由发展后,北京方面流露出不喜欢大型科技公司行为方式的迹象。
2020年11月18日

反垄断监管,过犹不及

刘远举:平台的规模性的确可能被滥用,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效率、公平与发展。监管当然需要,却需要注意过犹不及的问题。
2020年11月13日

监管信号加强 中国科技股下跌

在出台限制科技企业垄断的新规之后,中国银保监会高级官员承诺,将在反垄断方面对金融科技企业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
2020年11月11日

中国迈出遏制科技巨擘垄断第一步

中国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首次尝试界定国内科技行业的反竞争行为。
2020年11月11日

从蚂蚁谈对高科技公司反垄断

陈歆磊、史颖波:一场演讲、一次约谈和一纸暂停IPO公告,将蚂蚁集团推到了风口浪尖,包括蚂蚁在内的大型科技公司正在接受越来越多的审视。
2020年11月11日

拜登上台,对中美科技公司意味着什么?

闫曼:秩序的存在意味着博弈的空间,这一点不仅对美国科技巨头十分重要,对海外扩张之路被特朗普拦腰截断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讲也是如此。
2020年11月11日

美国司法部对谷歌提起反垄断诉讼

司法部的诉状形容谷歌是“垄断的互联网看门人”,并称谷歌利用盘根错节的“排他性”交易,压制了搜索业务的竞争者。
2020年10月21日

美国应该再来一次对企业垄断的大整治

福鲁哈尔:与任何类型的大型企业进行斗争都是艰难的,但在城市和州一级进行的小规模斗争可能会产生全国影响。
2020年7月31日

美国四科技巨头接受国会质询

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首席执行官在在线听证会中接受了一个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质询,他们被指压制竞争、创造力和创新。
2020年7月30日

Lex专栏:“科技抵制”正在重启

美国科技巨头再度成为被批评的对象。与其期待全面的反垄断立法,不如预计会有更多罚单、更多自愿的企业行动以及更多游说。
2020年6月15日

欧盟寻求遏制受政府支持的外国企业

欧盟委员会将在一份白皮书中提议采用新工具来审查外国政府支持的企业在欧洲的活动,并拟以“双模块”应对外国补贴。
2020年6月3日

欧洲成为全球科技监管领军者

调查表明,全球近一半与科技公司相关的立法提案来自欧洲。作为科技监管的先行者,欧洲的行动可能对其他司法管辖区产生影响。
2019年11月4日

Lex专栏:阿里巴巴试图挑战亚马逊的主场优势

美国司法部担心亚马逊等科技巨头压制了竞争。但阿里巴巴最近向美国卖家提供的B2B方案似乎不足以挑战亚马逊的主导地位。
2019年7月25日

美司法部对科技巨头启动反垄断调查

虽未提及受调查公司名称,但司法部表示,将调查这些平台是否存在减少竞争、扼杀创新或损害消费者的行为。
2019年7月25日
1234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