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广告业

眼见为虚--从足球赛的场边广告谈起

李军:中国观众看到的一些场边广告牌内容其实是“虚拟的”,是针对区域市场专门定制,和现场观众看到的广告牌并不一致。
2021年6月15日

对话科特勒兄弟,从4P到4C再到5A,接下来全球营销做什么?

赵莹:对于营销人来说,重要的不再是你在电子和传统营销上分别花多少钱,有多少营销产出比,而是在全新的电子营销方式上进行更多的实验。
2021年6月2日

对Cookie使用的监管,欧盟走到了哪一步?

张冬方:欧洲批评者将这种基于用户画像的广告模式称作“监控资本主义”。在欧洲议会甚至出现了禁止个性化广告、将其直接堵死的声音。
2021年3月15日

谷歌被指控与Facebook违法合作

美国由共和党领导的10个州就谷歌反垄断诉讼开辟“新战线”,指控其与Facebook串通,操纵在线广告拍卖以瓜分利润,相当于参与“内幕交易”。
2020年12月17日

疫情之下,Ad-Tech热潮或褪去

林薇:⼴告商在与⼴告技术供应商合作时将会更谨慎;⽽⼴告商有可能回归传统,绕开中间层的Ad-Tech,探索与媒体与创作者的直接合作关系。
2020年9月23日

Facebook的顶级广告商俱乐部

Facebook喜欢为广告大户铺开红地毯,提供各种礼遇。但这家社交媒体公司近期带来的声誉风险,使一部分广告商对其敬而远之。
2020年7月15日

单靠广告抵制无法遏制科技巨头

福鲁哈尔: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媒体企业正在失去大企业的广告支出。然而要遏制科技巨头的经济实力,仅靠广告抵制是远远不够的。
2020年7月14日

Facebook的抵制者出于怎样的动机?

随着企业广告预算因新冠疫情而面临压力,人们很容易对企业抵制Facebook的动机产生怀疑。我认为抵制行动可能并不无私。
2020年7月6日

全球大型广告商纷纷撤回社交媒体广告

广告主们担心,今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制造分裂的内容和仇恨言论将在Facebook和Twitter等平台上泛滥。
2020年6月28日

“狼奶有毒”——联合利华停止社交媒体广告背后

李军:社交媒体是数字化广告营销的重要平台。产品广告如果与极端和仇视内容列在一起,将对品牌和企业形象产生负面影响。
2020年6月28日

利用人性弱点的在线广告

科伊尔:在线广告不停创造新需求,这本身并没有错,但这种做法现在已发展到远远超出了对社会有益的限度。
2019年6月5日

阿里巴巴和腾讯洽谈入股WPP在华业务

据悉WPP正在洽谈将其在华广告业务少数股权出售给阿里巴巴、腾讯和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若交易成功,将有望提振WPP在华业务。
2018年7月23日

广告创意过时了吗?

加普:多数广告商只希望高效率发掘客户,说服他们购买产品,而不管广告格式如何。这让广告公司的文案和视频导演感觉失落。
2018年6月22日

中国营销行业新节点来临?

康迪:当坐拥数十亿美金的资本入场,也许营销行业真的要进入到一个虽然周期漫长,但是却会更加深刻和剧烈变动的节点上了?
2018年6月5日

苏铭天与广告业“创意旋转木马”

加普:WPP前掌门人多年维持的“创意旋转木马”,曾为广告业很多企业家的豪宅、游艇和离婚买单。他们是怎么操作的?
2018年4月20日

广告业巨头守业维艰

WPP首席执行官苏铭天表示,数字颠覆、维权投资者和零基预算这三大因素导致全球最大广告集团营收增长放缓。
2017年10月10日

技术爆炸时代,论广告人的自我修养

希尔:在数字技术让营销无孔不入的今天,广告从业者为何还要保持“出于自身利益的自我克制”?
2017年2月14日

数字时代广告业的变与不变

新数字平台意味着,品牌必须重新思考营销产品的方式。但在把广告有效转化为购买方面,广告业与以前一样。
2016年11月23日

日本广告业巨头电通被爆过度收费

电通正在与100多位客户举行紧急会谈,试图尽可能地降低其数字媒体业务对丰田过度收费事件曝光带来的不良影响。
2016年9月22日

个人品牌比你想象的脆弱

加普:在“免费媒体”时代,挑衅性的个人品牌战略很容易吸引眼球,然而一旦搞砸,将是灭顶之灾。
2016年8月8日

新闻媒体将对广告拦截软件说“不”

许多媒体力求保护在线收入不受迅猛崛起的广告拦截技术的危害,提供反广告拦截技术的初创公司便应运而生。
2016年7月18日

向移动广告借东风

广告科技公司Celtra的创始人米凯克早在十年前就预见到,移动广告潜力巨大。今年该公司将为逾500亿美元的广告提供服务,预计实现3700万美元收入。
2015年6月23日

警惕在线广告“杀伤力”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一则广告究竟要多烦人,网站才应该拒绝登出?研究发现,最烦人的广告会把用户吓跑,赏心悦目的广告则不会造成这么严重损失。
2015年4月14日

“机器人欺诈”给广告业带来巨额损失

研究发现,四分之一的在线视频是机器人“观看”的,这类欺诈明年将令广告业损失60亿美元
2014年12月10日

WPP进军中国“电商服务业”

这家广告集团将入股中国企业创品极地,以更好为纷纷转战中国电商市场的客户公司提供服务
2014年9月24日

Lex专栏:WPP不必加入收购战

广告业整合不会因阳狮宏盟的合并失败而告终。作为全球营收最高的广告公司,WPP是否该出手收购同行?鉴于集团旗下子公司业绩尚好,对行业并购暂可作壁上观。
2014年8月28日

阳狮与宏盟“联姻”在中国受阻

中国反垄断部门仍未批准该合并交易,交易完成时间可能推迟至今年第三季度
2014年2月12日

阳狮集团CEO:广告人不退休

71岁的莫里斯•雷维不久前宣布将阳狮与宏盟合并,打造出世界最大广告集团。尽管他极力自嘲自己的年迈,但仍没有多少人认为他会真打算退休。
2013年8月29日

如何成为数字时代的“广告狂人”?

阳狮集团和宏盟集团的合并,被解读为广告行业黄金时代的结束。《广告狂人》里男主角们那种一边品尝鸡尾酒,一边随意聊创意的做法,在今天的数字时代是远远不够的。
2013年8月12日

投资者对广告业两大巨擘合并反应冷淡

全球第二大和第三大广告集团股价仅略微上涨
2013年7月30日

阳狮与宏盟合并 缔造全球最大广告集团

交易价值350亿美元,将改写全球广告业版图
2013年7月29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