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请输入邮箱和密码进行绑定操作:
请输入手机号码,通过短信验证(目前仅支持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号):
请您阅读我们的用户注册协议隐私权保护政策,点击下方按钮即视为您接受。

精英该如何面对民怨?

沃尔夫:面对西方民众的不满,特朗普等民粹主义者拿出了简单但错误的解决方案,如果执政精英继续对此束手无策,他们将很快被扫地出门。
2016年7月21日

英国脱欧:区域一体化的现实主义逻辑

欧阳俊:被誉为一体化典范的欧盟近年来为何麻烦不断?一切英国式的算计,都需要在实现理想的路途中加以考虑。
2016年7月21日

经济学家们不应退出公共生活

哈福德:在英国退欧问题上,经济学家意见空前一致,却无力回天。但公共生活太过宝贵,不能完全交托给政客。
2016年7月20日

不必为中国经济平缓下行而悲观

陈稻田:未来我们会看到一个较长时期增速平缓下行、但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居民福利水平不断提高的中国经济。
2016年7月20日

中国外汇储备与别国外汇储备不一样吗?

张明:外汇储备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与金融稳定的宝贵资源,是中国人民的国民财富,应用到更具价值的渠道上。
2016年7月20日

精英阶层何以丧失影响力?

孙涤:当下西方社会矛盾积累的一大原因,是精英阶层没有关心其他阶层权益,没有切身体验他们的感受和痛楚。
2016年7月19日

中国潜在增速的未来趋势:L还是乁?

刘海影:中国最新经济增速已降低到6.7%左右,大幅低于5年前大家习惯的10%以上的增速。这一速度是否过低?
2016年7月19日

世界需要负责任的民族主义

萨默斯:英国退欧和特朗普赢得共和党初选,这两件事说明,条件反射式的国际主义需让位给负责任的民族主义。
2016年7月18日

金融信息不可靠困扰中国经济

金奇:在中国,有偿新闻和盲目乐观的信用评级削弱了金融信息的可靠性,这转而加剧了资本错配并拖累了经济。
2016年7月18日

“浮动标尺”看美联储的非理性

程实:一旦美联储忽略新增非农就业的中枢水平,它就会过度看淡当前的就业形势,从而进一步抑制其加息意愿。
2016年7月15日

政治豪赌:英国脱欧公投的悲剧

沈建光:推动脱欧公投的英国,自身却成为最大的受害者,凸显了英国前首相卡梅伦这一政治豪赌失败的代价。
2016年7月15日

英美贸易协议没有快速通道

邰蒂:英国的退欧派原以为,摆脱欧盟后,英国能够和美国迅速达成贸易协议,但美国贸易代表却表示这不可能。
2016年7月14日

不要对经济增长的未来盲目乐观

马丁·沃尔夫:经济增长既非必然,也不会匀速。由于技术突破相对狭窄,我们正处于一个增长令人失望的时代。
2016年7月14日

巡视之后,国企改革如何推进?

单小虎、唐海燕:中国国企改革裹足不前的原因错综复杂,与目前经济和政治、改革意愿与国资监管机构相关。
2016年7月13日

如何保护零工经济时代的劳动者?

邰蒂:伴随零工经济时代到来,自由职业者不断增加。但美国的福利、养老金及工会体系完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
2016年7月12日

退欧会致英国低薪岗位招不到工

奥康纳:英国大量低薪岗位的员工来自欧盟其他成员国,退欧后对移民的限制,将使这些岗位面临招工困难。
2016年7月11日

英国政治真空或致英镑进一步下跌

马格努斯:英镑很可能进一步下跌至1英镑兑1.15美元。这将是因祸得福,还是预示了未来将更加黑暗?
2016年7月11日

英国脱欧带来的最大问题是“不确定性”

黄平: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将会持续一段时间,这种不确定性也会造成全球化逆向,并阻碍欧洲一体化进程。
2016年7月11日

透视民间投资困局

骆振心:中国民间投资占社会投资的比重出现了十年来首次下降。这对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背后有怎样的原因?
2016年7月8日

医疗行业的公益性离不开市场

刘远举:医疗市场化与政府增加医疗公共开支、健全医疗保险、为人民购买医疗服务并不矛盾。医疗行业的市场竞争,反而能提高公共开支的效率。
2016年3月29日

在中国做生意须“入乡随俗”

《中国通》作者祈立天:在中国从事商业活动的外国人应该改变脑中固有的观念,中国也拥有解决问题的可靠机制,只是这些机制和西方人习惯的机制不同。
2015年9月6日

如何应对移民带来的两难?

曼彻斯特大学经济学教授科伊尔:从政治上而言,政策制定者往往希望限制或减少外来移民的数量。但从经济上看,移民可能是财政净贡献者。
2015年9月21日

美欧自贸谈判的“民主难题”

FT专栏作家凯:民调显示,对欧盟与美国正在谈判的自由贸易协定,多数欧洲人表示反对,理由是担心“投资者与国家争端解决机制”可能变成企业过度维权的武器。
2015年2月11日

精神疾病难题折磨英国经济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每六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人罹患抑郁症或者焦虑症,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治疗。这造成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失,简直是一个丑闻。
2014年7月16日

英国是小政府吗?

FT专栏作家哈福德:不管你是喜欢还是憎恶英国本届政府,人们一致认同,它正拼命为政府机构瘦身。那么,英国政府到底有多大呢?
2012年2月17日

英国需要向中国学习

WPP集团首席执行官苏铭天爵士:奥运会证明了中国的实力,而英国也不能听任自己的衰落,必须进行重大改革。各个行业领域、官僚作风、海外形象等等一系列问题上,英国都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2011年9月12日

患者至上

FT专栏作家斯斯特恩:事实证明,为全体国民引入更好的医疗保健,从根本上讲是一项管理挑战。医疗机构应当致力于满足患者的需求,更加以客户为重。
2011年8月24日

书评:资本主义4.0

卡列茨基笔下的资本主义4.0既摒弃自由放任主义,也否定一切源自有效市场和理性预期的经济模型。它是务实的。事实上,它像极了资本主义2.0。
2011年8月2日

布朗:被现实击败的中间派

即将离开政坛的英国首相布朗是一个被现实击败的中间派。他尝试为西方左派勾勒出一套社会主义之后的经济哲学,但他也似乎未能走通“第三条道路”。
2011年5月11日

算算抑郁症的经济成本

伦敦经济学院经济表现中心安康计划负责人莱亚德:英国有1百万人因精神疾病无法工作,这比失业人口总数还要多。那么英国经济遭受的损失呢?
2011年2月13日

回望2010

FT总编辑莱昂内尔•巴贝尔:2010年是传统观念遭到挑战、重塑乃至彻底颠覆的一年。非常事件层出不穷,全球金融危机及其余波继续让决策者伤透脑筋,全球化趋势不再一往无前。
2011年1月4日
|‹上一页‹‹289290291292293294295296297298››下一页›|